发新帖  新投票  回帖  关闭侧栏
5747个阅读者,2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发表时间:2019-4-4 11:14

[原创]有情怀、有见识的于敏院士



高建雨 发表在 荷韵轻香|散文 华声论坛 http://www.jkchw.com/forum-5-1.html


  有情怀、有见识的于敏院士


  高建雨


  收看过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的人,对大会上宣读的获得“改革先锋”称号人员名单,一定会印象非常深刻。
  这些名单中,有很多是我们所熟悉的名字,他们的贡献、品格、容貌,都与时代同行,成为我们国家和民族的骄傲,成为激励我们在各个领域发奋成才、报效祖国的好榜样和不竭的精神动力。
  宣读到的第一人,就是被公认为中国的“氢弹之父”的于敏院士。
  于敏院士的为祖国国防科研事业隐姓埋名28年(1961—1988年),与这次名列“改革先锋”之首,充分显现了他崇高的品格、杰出的贡献,以及党和国家、人民对他的褒奖。
  全面了解了于敏院士的事迹和品格,给我的最大触动是,他“有情怀”、“有见识”,值得我们敬仰、学习,并从中汲取智慧与力量。

  他有爱国情怀。
  他那句被广泛传播和引用的话“在我这里,除了ABC,其它都是国产的……”,彰显的,就是他的爱国情怀。确实,科学无国界,科学家有祖国。把祖国装在心中的科学家、报效祖国的科学家,才更加得到祖国、民族、人民的褒奖。也才能做出更大的贡献。就像李四光、钱学森,就像于敏院士。
  他所讲到的“当然要留学,应该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,回来再给国家做点事,但不要到落叶归根时才回来,应该在开花结果的时候就回来”,同样蕴含着深挚的爱国情怀。因为在拥有先进科学技术的西方国家,其生活条件、科研环境,会更加优越,但,我们去那里学习的目的、初心,还应该是建设我们亲爱的祖国,使之强大、美丽,使人民的生活,因为科技的力量,而更加提高、便利。
  
他有事业情怀。
  当国防科研事业需要他隐姓埋名时,他义无反顾,坚决服从,“全身心投入到深奥的核理论研究工作中”。做到这样,是很不容易的,很了不起的,很令人肃然起敬的。
  为此,“他的著述多未公开发表”。他无法享有普通人们所能享受到的家庭生活、朋友情谊,他在常年非常单调、枯燥的工作中,出于保密的需要,还要用隐晦的暗语,来上下沟通联系工作内容。为了伟大光荣、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国防科研事业,他确实做到了“轻伤不下火线”,在胃病日益加重、身体极度虚弱,同时也是科研到了紧关节要阶段的情况下,以顽强的意志、高度的责任感事业心,坚持了下来。
  而且,他从事的工作是开创性的,没有老师,他也没有留过学,当时的科研资料、科研设备,以及其他科研条件,都非常有限,其工作难度,可想而知。但他以顽强的毅力,以扎实的功底,以惊人的记忆力,以对所带领科研团队的强有力、有效组织协同,攻克了相关研究的一个又一个未知领域,在四年间,提交研究成果报告69篇,对氢弹的许多基本现象和规律有了深刻的认识,在突破氢弹的技术难关的过程中,“发挥了关键作用”。
  
他对个人发展定位有见识。
  他在天津耀华中学念高中时,就以各科第一闻名全校。一举考入北京大学工学院机电系。但是,他意识到自己更喜欢和擅长追根穷源的理论研究探索,于是,果断转到理学院的物理系,从而更加能发挥专长,也更符合自身的兴趣喜好。
  我们都认同,在工作中、爱好中、生活中,尤其在科研方面,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”确实是科学的论断。感兴趣、有浓厚兴趣,是推动人在某个方向上不断突破、成才、成就事业的内在动力。所以,于敏院士在年轻时、自己拥有可选择余地时,对个人发展定位方面方面的见识,以及果断(重新)选择的品质,是很值得我们参考的。
  
他对核武器所发挥的作用有见识。
  他说:“核武器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,如果丧失威慑能力,我们就要重新受到核讹诈。我们不搞核竞赛,但我们要用创新的符合我国国情的方法打破垄断。”
  这是非常务实的、了不起的见解。
  中国古代注重道德的教化作用,提出过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道理,主要讲的是冷兵器时代,个个政权的能力、能量都相对较弱的时代背景下,君主实行王道,国内政通人和,上下同乐同欲,就可以威慑周边国家,取得纷纷来朝的效果。
  当然事实上也不完全是这样的,就像管仲辅助齐国强大,也是采用了包括经济手段在内的削弱对手的谋略的。
  而在现代、当代,尤其是在核武器的时代,“弱国无外交”表现得越来越突出,必须以包括军事实力在内的综合国力为后盾,才能有效、有力、可靠地捍卫国家的尊严、独立,所以必须有我们国家自己的核威慑能力,才能维护国家独立、民族尊严、民生福祉,同时,从中也为世界和平做出实质的贡献。
  而美苏(前苏联)常年军备竞赛的后果,也是深痛的教训,所以,也不能走那种穷兵黩武、不计代价、不顾民生的军备较量,陷入别有用心的国家的“军备竞赛讹诈”圈套。
  还有就是,不能单纯地重复、模仿、照搬外国的国防科研模式、成果、产品。否则,只能受制于人,成为附庸,甚至毫无实质的战斗力、威慑力,必须“用创新的符合我国国情的方法打破垄断”。
  上面提到的于敏院士那段话,正是对这些理念、这样的时代大环境、大形势的明智、理性的见识。
  
他对个人与国家、与团队的关系有见识。
  他婉拒“氢弹之父”的称谓。他说,中国核武器事业是庞大的系统工程,是在党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,全国各兄弟单位大力协同完成的大事业。
  而我们如果都能从内心的认知上,正确看待、对待自己与国家、与团队的关系,可能就会发展得更好、走得更稳更远。心情也会更淡然、愉悦。就像于敏院士把“淡泊以明志,宁静以致远”当做座右铭,成就卓著,品格高尚,令人敬仰,高寿92岁。
  

[本帖最后由 高建雨 于 2019-4-4 11:29 编辑]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4-6 10:10
谢谢分享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
看经典美图到三晋!



隐身或者不在线

回复时间:2019-4-21 21:46
中国没有“两弹一星”之父。这是媒体的错误!
诚如于敏所说,中国核武器事业是庞大的系统工程,是在党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,全国各兄弟单位大力协同完成的大事业。

好文:问好建雨兄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天下人负我,我不负天下人!
发新帖 新投票
 回帖
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22786 s, 9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